上市公司股东大会不能在每次热审查后都这样召开。

:每一次评论|上市公司股东大会不能这样召开每一个记者;每一位《知邦》的编辑:曾建辉又有一家上市公司把股东大会变成了新闻头条的闹剧 *圣中捷于10月28日上午宣布,由于股东大会期间出现意外紧急情况,证人律师通常无法向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出具法律意见。 从随后披露的股东大会信息来看,*ST中捷股东大会直接在现场上演了全武行,导致证人律师助理摔倒在地,被送往医院,甚至惊动了公安部门,相关人员被带走调查。 事实上,自8月份以来,尤其是当每年保持空壳的关键时刻到来时,围绕召开股东大会和设定议程的斗争变得越来越激烈。 *圣中捷不是一个例子。9月份,*ST Busen,*ST高盛和其他即将在股东大会上暂停上市的公司也看到了奇怪的情况,如股东大会结束后的“复活”和股东法案在几秒钟内死亡。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股东大会应该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讨论和决定涉及公司和股东利益的重大问题是公司经营决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拥有1万名以上股东的上市公司来说,股东大会是中小股东行使权利的一个渠道,必要的前提是股东大会能够在合法有序的基础上举行。 然而,从最近成为头条新闻的越来越多奇怪的股东大会来看,本来应该反映股东意愿的股东大会已经成为少数人表现不佳的舞台。上诉的表达不再遵循法律的轨道,而是直接诉诸异常手段,如诘问、哭泣和伤害他人。 从最近召开的中捷股东大会来看,我们应该暂时抛开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是非。任何人以不正当手段干扰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的召开,都应当受到处罚。 股东大会原本是投票支持独立董事提议的一个简单过程,花了4个多小时。最初,股东平等行使投票权,但最终由于人身伤害,会议议程被暂停。 上市公司涉及千千1000万股东的权益,也是其他公司依法经营和治理的典范。当然,市场不应该容忍这种丑陋的表现,证券监管当局应该密切关注。 选择暴力来表达对正常召开的股东大会的要求,无疑证明了个人市场参与者的思想仍然停留在野蛮的丛林时代。 事实上,如果不同意股东大会的决议,法律始终为各方提供充分的救济,如向法院提起无效股东大会决议的诉讼、撤销股东大会决议的诉讼等。,但个体主体选择了法律和规则以外的其他手段。 这是为什么?此外,应更加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各方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公司往往是内部治理无效的公司,外部世界有理由怀疑攻击股东大会议程或有意浑水摸鱼的有关各方。 例如,在中部某省的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进入破产程序后,为了防止原实际控制人侵害上市公司利益而被清算,一些董事、监事采取各种手段阻止其他股东行使其权利,而上述董事、监事无疑有违反“违反信托罪、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嫌疑 因此,除了行政处罚等惩戒措施外,证券监管部门还应主动残忍地攻击股东大会主体,以掩盖自身罪行,以混乱无序的股东大会为线索,将相关人员涉及的犯罪证据移交公安部门进行刑事调查,以消除损害全体股东利益者的嚣张气焰。 目前,当一些上市公司在关键时刻“护壳”时,主体有自己的想法。此时,更需要正常的公司治理活动,股东大会是所有股东自救的重要渠道。 因此,作为一个负责监管的部门,除了对股东大会的异常现象进行必要的调查之外,还要对整个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对违规者给予应有的处罚。 《国家商报》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